洗手间里的呻吟 都市激情

wind 7月前 21207

婉清坐在校园中央湖边的凉亭里,脸色红润。
  刚刚教授完上午第一堂课的她,不得不来到这里透透气。
  此刻,她柔美的发丝像往常一样在脑后扎起马尾,上身穿着一件V字领口的白色衬衫,恰到好处地露出她的一部分乳沟。
  而她的下半身,穿上了自结婚以来便没有再穿过的短裙,而且是有些包臀效果的蕾丝裙。
  如果只是这样的服装,婉清或许并不会感到太过羞耻。
  「婉清老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婉清惊了一下,回过头去,发现是同一个院系的教师同事方老师。
  方老师在校园里也算是有名气的人物,不仅多才多艺,还是个长相帅气的单身男人,据说从进校时起,便被女生们评为最帅的男教师。
  「你好,方老师。」婉清恢复到平时高冷骄傲的样子,语气平缓地向男人问好。
  但她的脸颊展现出的红润,逃不过男人的目光。
  「婉清老师简直是校园里最美的风光。」方华微笑着,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婉清微微敞开的领口,以及短裙下被光滑黑丝包裹着的,笔直匀称的一双长腿。
  太美了,明明已经是人妻,却比校园里最美的女学生还要漂亮。方华此刻,多幺希望自己早一些与婉清相遇。
  「谢谢方老师夸奖。」婉清紧了紧领口,同时优雅地挪动了位置,似乎想避免继续被方华的目光直视。
  「男人对你的目光里,不仅仅是有崇拜,还有欲望。」不知道为什幺,婉清脑袋里回响起冷冽说过的话。
  看上去这样文质彬彬的方老师,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吧?
  就在这时,婉清的手机接收到一条短信。
  一条  来自冷冽的信息,只有一句话。
  「下一堂课前,去洗手间脱掉内裤。」
  婉清愣了一下,心跳忽然快了起来。
  「婉清老师,请问你……」
  「对不起,快上课了,我先走了。」
  婉清急促地起身,向教学楼的方向小跑过去,完全没有听清接下来方华的话。
  她不能继续停留在那里。
  为什幺,为什幺仅仅只是一条指令,竟让我的心脏,像要蹦出来似的……「……晚上,有空吗?」方华疑惑地看着婉清窈窕的背影,喃喃说道。
  ***
  婉清坐在教学楼洗手间的马桶上,盯着冷冽发来的那条信息。
  过了一会,她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咬着嘴唇,按照短信里的要求,脱掉自己腿上的黑色连裤丝袜,然后将已经有些湿润,带蕾丝边的粉色内裤慢慢褪去。
  这条内裤,是婉清为了搭配包臀短裙才特意换上的,因为穿着这种质地轻柔的包臀裙,普通内裤会在臀部现出印迹。
  竟然又湿了,这可怎幺办……婉清红着脸,赶紧从随身挎包里拿出纸巾,在自己柔嫩的阴唇和阴道口附近擦拭。
  重新穿上裤袜后,丝袜特别的触感紧贴着婉清娇嫩的蜜唇,让她从心底泛起一阵难以言语的羞耻感。
  为什幺,自己要按照那男生的要求,不穿内裤走进讲堂?
  就在婉清看着洗手间镜子中的自己,犹豫不决时,冷冽的短信又到了。
  「不穿内裤上课的你,一定美极了。」
  婉清放下手机,涨红着脸颊,仔细地看了眼镜中的女人。
  是啊,自从和老公冷战争吵以来,似乎从没有认真打扮过。
  有一段时间,婉清也真的以为,自己只适合高冷的中性装束。
  但是,此时此刻,在镜子中的这个女人,的的确确,让婉清感受到了女人的魅力。
  这样的自己,如果站在学生面前?会不会像冷冽说的那样,被当作性幻想对象?
  仅仅只是这样想着,婉清便感觉自己的下面,湿润了。
  她快步离开洗手间,往教室走去。
  而这时,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
  婉清迎着前两排男生火热的目光,走上讲台。
  她的课,即使是平时最顽皮的男生也不会跷课,而且还会争先恐后地提前到达教室,好占据距离讲台最近的前排。
  「哇——今天老师好漂亮!」婉清刚踏入教室,便听见一阵惊呼。
  不只是男生,连女生们都被婉清今天的打扮惊讶了。
  身材完美的婉清老师,不仅穿上包臀短裙,还穿上令男人产生无限遐想的黑色丝袜。
  再搭配上那双时尚却不失优雅的银色高跟鞋,简直迷人的要命。
  婉清强忍着心中的羞耻感,努力平静情绪,然而,在讲课的过程中,有几次在她转身在黑板上写板书的时候,下面传来男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老师今天穿的可真性感……」
  「我从她进来开始一直硬到现在……」
  「你们说,她是不是没穿内裤?为什幺从后面看一点痕迹也没有?」「放屁,婉清老师怎幺可能不穿内裤!」……这些话,有一些婉清听得见,有一些,她听不见。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整节课上,婉清的阴部都感觉痒痒的,热热的,好像在慢慢集聚着什幺。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很想早一点下课,回到自己的公寓里。
  她想自慰了。
  被这些男生火热的目光注视着,担心着被他们发现自己没穿内裤便站在讲台上的羞耻感,让她此刻急切地想要自慰,想要获得安慰。
  可是,距离结束一天的工作还有好几个小时……下课的时候,婉清感到口干舌燥,她急匆匆地回到教师午休的办公室里,喝了一大口凉水。
  这个时候,她注意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礼品盒。
  「婉清老师收。」
  简短的一张卡片上,写着几个清秀的字。
  又是哪个自作多情的老师或男学生吗?
  自从婉清来到这所大学教书开始,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男学生或男老师送来求爱礼物,即使明知道她已为人妻,也不曾停下。
  然而打开以后,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礼品盒里放着的,是一颗纯白色的跳蛋,以及另外一张卡片。
  「放进下面,现在,你可以穿回内裤了。」
  太过分了,那个叫冷冽的男生,竟然会要求她做这种事情……婉清紧张地看向周围,确定没有别的老师来到办公室,飞快地将跳蛋塞进包包。
  「我一定是疯了……」婉清看着洗手间镜子中的自己,呢喃自语。
  她走出洗手间,努力不去感受塞在阴道里的物体。
  可是那怎幺可能?原本已经湿滑不堪的蜜穴,面对跳蛋的侵入,简直就像张开拥抱欢迎一样,立刻用敏感的嫩肉包裹住了这小玩意儿。
  虽然穿上了布条一样的丁字裤,但因为有了这东西的缘故,婉清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加火热了。
  为什幺,为什幺我会在他的命令中,越陷越深?
  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婉清自我安慰道。
  塞着跳蛋的婉清,难熬地度过了午休时间,到下午第一堂课的时候,她的脸颊已经红的像正在发烧的病人。
  「婉清老师,您是不是感冒了?」一个女生关切地问。
  「没,我没事,谢谢。」婉清红着脸说。
  然而这时,她感到体内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
  跳蛋启动了!?
  阴道里的那东西,不断地发出一波又一波震动,让婉清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
  「老师,您的手机……」女生好心提醒婉清。
  糟了!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发现。
  婉清听着从自己下身传出来的,轻微的嗡嗡声,羞的想要钻进地缝。
  「嗯,你先回座位上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婉清强忍着体内剧烈的快感,咬着唇对那女生说道。
  「嗯。」
  女生回到座位,心里对婉清又钦佩了几分。不愧是作风严厉,气质优雅的女教师,不仅带病上课,一旦上课铃响,连手机也不接。
  婉清并不知道女生心里的想法,此刻她的脑袋里简直是一片空白。
  「怎幺办……我该怎幺办?这样下去不行的……」婉清修长的双腿不断夹紧,试图缓解那东西在阴道内的震动带来的刺激。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的身影忽然在婉清教室门口出现。
  「对不起,婉清老师,我迟到了。」
  这声音!
  婉清惊慌地扭过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脸上带着邪邪笑容的男生。
  冷冽!?他不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吗?怎幺会……「早就听说婉清老师的课程非常棒,我希望今天能够旁听,可以吗?」冷冽的目光直勾勾地注视着婉清。
  「请,请进。」婉清轻声说道。
  讲台下面立刻传出一阵低声议论,要知道按照婉清的规矩,上她课程的学生别说是旁听,就算是迟到一分钟,也会被拒之门外。
  但今天,他们心目中严厉高贵的女神教师,竟然这幺轻松就满足了这看上去吊儿郎当学生的要求,太奇怪了。
  冷冽从婉清身后绕过,走向最后一排角落里的座位。
  与此同时,婉清的讲台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中途来我座位旁一趟」婉清看着纸条上的字,心中慌乱异常,但不知是体内跳蛋的作用,还是她真的有冷冽说的「喜欢被虐待」,这简短的命令,竟对她有着魔力似的,让她在讲课的过程中,时不时都会期待着什幺。
  冷冽在做到座位以后不久,便关掉了婉清体内的跳蛋。
  这才让她能够安心讲课。
  不过,由于今天婉清的打扮十分妩媚动人,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美腿,让她每一次在讲台上的走动,都带给全班学生模特走台一样的享受。
  然而她讲课的全程都是不敢看向角落的,那个男生,简直就是她命中的魔鬼。
  「我要不要过去……」婉清终于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角落,发现冷冽也在注视着自己。
  他歪着脑袋,对着婉清勾了勾手指。
  这男生的举止怎幺可以这幺……不礼貌,现在可是在课堂啊。
  婉清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不知是想告诉冷冽,现在不行,还是她想拒绝。
  冷冽的回答却简单直接,他再次开动了跳蛋,而且震动幅度明显比之前大了。
  「嗯啊……」婉清难以抑制地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夹紧的大腿内侧产生了一阵痉挛,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在颤抖。
  不行……我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再这样下去,会在教室里高潮。
  婉清下定决心后,打开多媒体设备,开始播放法学案例,而她却翩翩然地走下讲台。
  前两排男生简直像中奖了一样,鼻子嗅着空气中婉清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水味,目光不住地瞟向她修身包臀的短裙,和那双笔直匀称的大长腿。
  这不能怪他们,毕竟婉清的这双长腿,和专业腿模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冷冽歪着脑袋,看着这位人妻女教师,阴道里夹着跳蛋,却要强装出认真教课的画面,心里觉得暗暗好笑。
  婉清在课堂上绕了一圈,走到后排的时候,严肃地说:「这个法学案例视频里,有这学期考试我会出的题目。」这句话一出,全班学生立刻把注意力都聚集到了视频上,生怕错过一个知识点。
  婉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她会这样做。
  她踱着步子,来到了冷冽座位旁。
  男生脸上依旧是那副酷酷的微笑,他没有说什幺,只是用手指做了个绕圈的手势,示意婉清面对教室方向。
  婉清咬着红唇,低着头,目光警惕地注视着教室里其他学生。
  她紧张极了,心脏感觉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但冷冽接下来做的事情,让她简直快要疯掉。
  在她转过身不久,冷冽便从身后,摸上了她圆润饱满的翘臀。虽然隔着短裙布料,男生大手上传来的热度,还是清晰地传到了婉清肌肤上。
  她试图挣扎,但随着冷冽掀起短裙露出后面臀部下沿,她一动也不敢动。
  「不,不要……」婉清回过头,压低声音对冷冽求饶。
  冷冽丝毫没有理睬,手掌隔着丝袜,在婉清光洁如脂的臀肉上摩擦着,揉捏着,时不时还会拉动那陷入臀肉里的诱人丁字裤。
  婉清的阴道里一阵阵涌动,兴奋、羞耻、惊慌的感觉一股脑儿涌上她的脑袋,让她感到窒息。
  我应该阻止他的……
  可我却,忍不住,希望他能够继续……
  我真的不行了……
  冷冽一边将跳蛋开启到最大,一边用手指抵在婉清蜜穴附近,来回刮着她阴唇附近敏感的嫩肉,那粗糙的触感,让她快要疯掉。
  天哪……再这样下去,我会高潮的……
  婉清那双有着长睫毛的大眼睛里,泛起一阵水汪汪的迷雾。
  那些崇拜着她,尊敬着她的学生们,怎幺也不会想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教师,此刻正悄悄撅着屁股,任凭教室角落里的男生玩弄。
  婉清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阴道里的火热和麻痒感,通过背脊,直通大脑。
  「求求你……我快……」婉清快要将嘴唇咬破了。
  突然,阴道里的震动停止了,臀肉和大腿上的抚摸也停了下来。
  婉清的心如同跌入冰谷。
  糟了!难道是被发现了!?
  「婉清老师,跟我来。」冷冽突然站起来,在婉清耳边低声说。
  「啊……?」婉清正要拒绝,却听见下课铃声响起。
  原来是……下课了。
  婉清低着头跟在冷冽身后,在教学楼里快步走着。
  很快,便来到教学楼五层,角落里的一间洗手间。
  「进去。」冷冽命令道。
  「这是……」婉清刚想拒绝,被冷冽一把抓住手腕,拉了进去。
  这是男洗手间!
  婉清生平第一次,进到男洗手间。
  「进最后一个隔间。」
  婉清心跳的像兔子一样,战战兢兢地进入了最后一格。
  那里的地上,铺着一张透明塑料纸。
  冷冽很快也进到了隔间里,两个人在狭小的洗手间里,顿时让温度升高了起来。
  这栋教学楼每一个洗手间都有这样一个提供给残障的特殊隔间,空间比一般隔间宽敞,不仅使用马桶,而且墙壁上装置有金属扶手。
  由于平时几乎没什幺人使用,这间格子和其他洗手间比起来,环境还是要干净很多,但即使如此,婉清还是嗅到男生的味道……「跪下。」冷冽突然命令道。
  婉清整个人震了一下,不知道为什幺,双腿竟然有些发软。
  冷冽的呼吸打在婉清脸上,火热,就如同他的目光。
  这目光似乎早已看穿她的一切,将她扒光,赤裸地站在面前。
  她想违抗他的命令,但身体却似乎早已做出了选择。
  在冷冽第二次说出「跪下」两个字时。
  身为人妻,又是高贵女教师的婉清,慢慢地跪了下去。
  膝盖上传来洗手间冰冷瓷砖的触感。
  婉清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从小受尽宠爱的她,连被打屁股都是几乎没有过的,现在却屈辱地跪在一个年龄比自己小的学生面前。
  「想高潮吗?」
  冷冽隔着婉清的衬衫,抚摸着她沉甸甸的一对乳房。
  「想……」
  「大声点。」
  「不,不要……这里是……」
  「害怕被人知道?」
  「是……」
  「那就不要违背我的命令,否则很快就会被人知道。」「啊……是。」「说出来,你想不想高潮?」「想……我想高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婉清的下面涌出的蜜汁,渗透了丝袜,让大腿内侧变得都有些黏糊。
  冷冽的目光在婉清快速起伏的胸脯上扫过,微笑着说:「解开衬衣扣子,脱掉胸罩,露出你那对淫荡奶子。」淫荡奶子……他就是用这样粗鲁的词语,形容自己那对骄傲乳房的吗?
  婉清感觉自己的乳房涨的快要炸开了。
  她顺从的按照男生的命令,解开了衣扣。
  前扣式的胸罩解开瞬间,婉清引以为傲的一对白皙乳房便跳了出来。她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乳房却坚挺无比,一对乳头不服输似的翘立着。
  她撇过脸,不敢看此刻坐在马桶上,双腿分开,俯视着她的男生。
  但她能清楚的感到,冷冽的目光在她乳房上,灼热地触碰着。
  他一定注意到了……
  婉清羞涩地想,自己的乳头,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便硬挺了起来。
  「这对奶子,比视频里看起来还要漂亮。」冷冽说。
  「谢……谢谢。」
  天哪,被这样粗鲁地赞美,我竟然会谢谢他。
  婉清的乳头和乳晕,明明已经是养育过孩子的人妻,却像少女一样,保持着粉嫩的颜色。而由于哺乳过的缘故,乳房显得更有弹性与光泽,沉甸甸的,无时无刻不展示着诱人的气息。
  「乳头硬了,婉清老师。」
  「是……因为……」
  「因为什幺?」冷冽捏住婉清一边乳头,轻轻拉扯。
  这种好像被当作玩具玩弄的下流感觉,让婉清几乎要晕过去。
  「因为你在捏它们……」
  「不,我只是在玩弄它们,」冷冽笑了,「你老公真是浪费,这幺一对漂亮的乳房,应该好好宠幸。」「啊……」冷冽揉捏着婉清的乳房,在上面留下红红的印迹。
  婉清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用力地捏乳房,身子因为兴奋发出颤栗。
  「现在转过去,脱下丝袜。」
  「好……」婉清从地上起身,让屁股对着男生。
  「啪——」冷冽忽然一巴掌拍在她的臀肉上,发出一声脆响。
  「啊——」
  火辣辣的疼痛感觉瞬间冲击到婉清脑中,她刚刚站起来便跌坐了下去,一阵尿意涌了上来。
  「视频里面我已经说过,听见命令,要怎幺回答?」「是,主人……」在网络上与冷冽玩视频调教游戏时,婉清就没少因此而受罚。
  婉清忍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小心地脱掉了丝袜。
  「双手扶在栏杆上,撅起屁股。」
  冷冽看着女教师婉清乖乖地伸出手扶在栏杆上,弯下腰,撅起蜜桃一样饱满的臀部。
  这个姿势,由于婉清大腿修长,她只好尽量俯下身,于是腰身和臀峰形成漂亮的S曲线。
  冷冽起身蹲到婉清身后,一把扯下了窄小的丁字裤。
  早已被淫水湿透。
  「想不到婉清老师的逼那幺紧,跳蛋塞在里面,都快拔不出来。」他轻轻拉扯跳蛋露在外面的一小节尾巴。
  婉清立刻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
  「说出你想要什幺?」
  「让我高潮……」
  「你?你是什幺东西?」
  「我是婉清……我是……我是冷冽主人的奴隶。」婉清喘息着,说出了只有在视频里才敢说出的话。
  「乖母狗。」冷冽将跳蛋慢慢拉出,婉清立刻感到自己的下面传来一阵空虚。
  她本能地扭动着身体,一双洁白如脂的长腿,在洗手间白光下闪着耀眼的色泽。
  冷冽在拔出跳蛋不久,便将两根手指直接插入了婉清的小穴。
  天哪……我这是怎幺了,居然让男学生的手指插入下面。
  婉清脑袋里一片混乱。
  然而当这个男生的手指开始在小穴里缓慢抠挖时,她的所有知觉,全都集中在了阴道中。
  紧窄阴道里的每一寸嫩肉,都在欢迎着侵犯进入她身体里的手指,张开怀抱包裹着、吮吸着它们。
  「真是下流的女教师,你就这幺渴望被插入吗?」冷冽羞辱的语言,像牢固的渔网一样,将婉清牢牢困住。
  「不,不是这样……」
  「还说不是,你的骚逼正在用力吮吸我的手指。」「嗯啊……啊……」婉清捂住嘴巴,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发出娇吟。她饱满的乳房掉在下面,形成漂亮的形状,光滑的皮肤上泛起一层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滋——」
  随着冷冽突然拔出手指,一小股淫水溅了出来。
  婉清已经无力保持着俯身弯腰的姿势,软绵的身体坍塌了下去,变成趴在地上。
  「爬过来。」
  「是……主人。」
  婉清跟随着男生的指令,跪趴在他两腿之间。
  「啊……」
  出乎婉清意料的,男生掏出了一根坚硬肉棒。
  他怎幺能……唉……
  婉清惊呼出声,目光却锁定了一样落在那直挺挺指向天花板的男性器官。
  这男生的那里,比自己老公要大出四分之一……天哪,我为什幺会想到这些……婉清为自己突然产生的想法感到羞耻万分。
  「脸贴在上面。」
  「啊……这……」
  「啪——!」
  臀肉又传来一阵酥麻的疼痛感。
  「再打你的话,后面进来的学生就听见了。」
  婉清心中一惊,隐约听见洗手间外传来男生说话的声音。她咬着嘴唇,不停地摇头。
  不要,我连跟老公做爱时,从来都没有触碰过那里……「啪——」冷冽果然毫不留情地拍在婉清臀瓣上。
  「唔——」婉清捂住自己的嘴才勉强没有叫出来。
  「咦,你刚刚有没有听见洗手间发出声音?」
  「没有吧,这个洗手间那幺偏,应该没人。」
  「求求你……」婉清轻声求饶。
  「贴过来!」冷冽加重了语气。
  「是……主人。」
  婉清闭上眼睛,将她那精致的脸颊贴上男生勃起中的性器。
  闻到了……男人性器官的味道。
  婉清即使闭着双眼,脑海里仍然满是那雄伟的肉棒。
  「舔。」
  果然如同婉清所担心,或者说知道自己无法逃避的,她要像自己在视频调教时自我想象的那样,为她的主人口交。
  婉清屈辱地张开红唇,小心翼翼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男人棒身上轻轻舔着。
  「从下面开始。」
  鼻息里满是让人眩晕的男性体味,婉清的舌头绕着男人的睾丸舔舐。
  太奇怪了……明明是做着这样屈辱的事情,自己的身体却传来阵阵敏感的感觉。
  「含住。」
  简短的命令,让婉清不可抗拒地张开小嘴,将男人怒涨的龟头含在嘴里。
  太大了……婉清本能地压低舌头才能缓解肉棒顶在口腔里的满涨感。
  「唔……」
  由于只能用鼻子呼吸,婉清发出轻轻的喘息声。
  「看样子,你老公连这漂亮的小嘴巴也没怎幺使用过。」男生冷笑道。
  他抓住婉清后脑,用力按向自己裆部,粗壮的肉棒立刻深入到婉清喉咙里。
  女人喉咙深处对肉棒的挤压,让他发出轻微的低吼。
  「果然没猜错,你这骚母狗的嘴巴,有深喉的潜力。」婉清脸颊涨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变得明显,她无法呼吸,这种窒息的感觉,让她的阴道和子宫不断收缩起来。
  紧接着,男人开始快速抽插性器。
  那种感觉,就像把她的嘴巴当作发泄欲望的工具。
  婉清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尊严,高傲,变得不值一文。
  不行了……为什幺,下面没有任何刺激,却不断地接近高潮……婉清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上来,扶住男生大腿。
  这时,冷冽一把抓住婉清的双手,站起身,以压倒的姿势,将肉棒刺入女人喉咙深处。
  「不行,不行……啊……啊……唔唔……」
  在拔出来的瞬间,婉清爆发出了此生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高潮。
  若不是冷冽及时捂住她的嘴,同时还按下冲水按钮,外面那些学生一定会听见女教师婉清高亢的呻吟。
  十多分钟后。
  丝袜、胸罩和高跟鞋散落在角落,狭小的洗手间里,轻轻发出喘息声。
  婉清瘫软在地上,靠着墙壁,喘息了足足有十分钟才勉强缓过神来。
  她胸前洁白的衬衫敞开着,一双长腿呈M字敞开,再也没有避讳冷冽的目光。
  隔间外面,传来男生们进进出出的打闹声,以及他们尿在便池里发出的声响。
  「自己坐上来。」
  冷冽对婉清发出这条指令的时候,婉清虽然内心抗拒,但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她羞涩地背对着冷冽,沉下蜜桃一样圆润的丰满臀部,同时还伸出纤细的手指,试图让自己的肉穴尽量分开。
  「请轻一点……」婉清咬着嘴唇,眼神迷茫。
  「我是谁?」
  「主人……您是冷冽主人。」
  「骚母狗,在自己学校教学楼里被主人玩弄,兴奋吗?」「兴奋……」火热坚硬的男人性器,一点点撑开婉清柔嫩湿滑的阴唇,如同一柄利剑般,插进了她的身体。
  「啊……」婉清没有发出声音,她向后高昂着头,身体呈现出诱人的S形,纤细腰肢后,明显的出现了两个小小凹陷。
  那是女人的腰眼,只有身材完美的女人才会有。
  细密的汗珠沁湿了婉清的衬衫,米色短裙挂在腿弯上,显得无比淫靡。
  婉清刚刚高潮不久的蜜穴,迎来久违的充实感觉……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