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往事之三富农必须好好学习(3) 淫妻奸情

wzq345151 7月前 4594

事实证明,同样的办法用在同样的人身上一定是有效的。另两家富农一家姓于,一家姓吴,于婶子骨架大,有点微胖,老吴家的娘们皮肤有点黑,身材娇小。听小李会计说,吴嫂子当年是大家闺秀,除了有点黑之外,当年在十里八村那都是出名的美女,然而,我看过吴嫂子之后,不得不感慨,岁月确实是一把杀猪的刀,年龄最大的吴嫂子已经被岁月隐去了那七八分的颜色,只留下了脸上的木纳和疲惫,反倒是于婶子大大咧咧的,见谁都笑,性格开朗,没有多少的衰老。让他们就范的过程千篇一律,就是高压之下的威胁,然后小李会计出马唱白脸,北方四十几岁的农村娘们再怎样对贞操也没有太多的在意,二人转的荤嗑、田间地头抓一把奶子都是常事,只不过这几家富农有点文化,比那些当年的泥腿子家庭要矜持一点,也不知道是女人们这么多年压抑的还是真的看清的大的形势,大难临头,男人是保命要紧,反倒是于婶子和吴嫂子答应的都很痛快,大多数人对于婶子兴趣多,但不知为什么,铁牛唯独对吴嫂子情有独钟。

听了小李会计和铁牛讲诉如何第一次把文竹从良家妇女变成人尽可夫女人的过程,我十分的兴奋,铁牛说这就是征服欲在作祟,男人都有这个潜意识,尤其是手里有一定权力的男人,我决定另外两个女人第一次被干时,我一定要参与。

不出意外,两个中年妇女对性生活的单一理解和对未知命运的恐惧让她们不约而同的选择相对熟悉的小李会计做为第一次突破自我的人选,而小李会计要求把我这个领导带上也是她们无法拒绝的。

我不知道当初老郭目送小李会计去操自己老婆是什么心情,我们到于婶子家时,家里只有女人一人。

黑五类份子的子女如果不同父母划清界限,那么他们将会遭到同样的对待,那种折磨和歧视年纪大的人慢慢的麻木了,年轻人不行,所以不论是什么情况,这几家的子女都写出了申请同黑五类父母划清界限的书面报告,也马上就被通过了,用现在的理解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本村其他的人家躲他们还来不及,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有人能撞破我们做的事情,更加的肆无忌惮,掌控别人生死和命运的感觉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春药。

于婶子叫春华,听小李会计在路上说以前叫春花,建国后觉得太俗,自己改的名字,有个妹妹叫秋月,她性格本身就大大咧咧,平时和帮工们也是说说笑笑,不像文竹几乎不和闲人打交道。

虽然性格开朗,但是我从她看到我们的紧张程度可以认定,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只被自己男人操过的良家妇女,小李会计和我们说了他用嘴把文竹弄高潮的过程,让我和铁牛三宝十分的羡慕,从铁牛那里知道了能这么玩,但是找到一个相对干净的逼十分不容易,小李会计不无炫耀的说着舔逼,裹逼,舌头往里捅的感觉以及女人的反应,让我们直接控制不住的轮了淑芳两圈,我真的很想先舔舔逼,尝尝良家妇女逼水的滋味,再去操她们,多好。

因为春华相对开朗,小李会计也就放肆了一点,打水洗逼时,他用手帮着春华洗,我在傍边看着,春华的大阴唇很长,蹲在盆上面,耷拉了至少两厘米,小李会计扒开大小阴唇仔细的洗着逼里的每个褶,抻平了揉几下,用水冲一下,又把手指捅进了春华的逼里划几个圈搅和了一会,用女人的裤衩擦了一下逼上的水,没见过世面的女人被这么弄一下身子已经有些发软了,从小李会计开始洗的时候就一直重复说着,嫂子自己来,嫂子自己来,说了不下的十次,扶她起来时,我感觉小李会计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接把半软的女人放到了炕上,我发现褥子是新的,看来女人还是很在乎自己贞操的。

小李会计跪在春华头的旁边,双手拉着她的两条大腿,让她的屁股撅了起来,他有经验,这样女人的逼更方便被男人舔。

嫂子这逼真肥。小李会计感慨道。

女人没有闭上眼睛,这可能跟她的性格相对强势有关系,她也有点期待,小李会计拉着她的两条腿,明显先要操她的人是那个比她儿子还小的半大小子,她觉得有些无奈,偏偏内心里还有些兴奋,可能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想要打破常规的欲望。

没有等到期待的鸡巴插进她已经准备好了的逼里,她感觉她裸露的逼有人在对着呼吸,费劲的略微抬起头,她发现男孩子的脸正在贴近她的逼,在看着那里。

哦,原来是没见过呀。她的心里在想,也对,在那个年代除了早婚的,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操逼不太现实。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不久后她就会知道,这个被她轻视的半大小子是怎样把她玩弄的欲仙欲死。

看了看两片阴唇交叉护住的阴道口,我伸出了舌头,自下而上的沿着两片阴唇下方露出的一道小缝,对着阴唇舔了上去。

啊,女人发出惊恐的叫声。有过经验的小李会计早就预料到这些没有被多少人干的良家妇女在这种事情发生后一定会大呼小叫,不但选择了一个最靠里面的一个屋子,还在窗户上挂了一个冬天才用的棉帘子,门也紧紧的关着,声音传不出去。他已经感觉到了,高潮被压抑的女人下面的逼也是被压抑的。女人不能放肆的释放自己的感觉,男人就不会得到最大限度的兴奋。

别,别,不要!女人惊恐的一直叫着,想要夹住腿,但是被小李会计死死地按住,这时候我的舌头已经分开了两片阴唇,舌尖找到了阴道口,伸了进去。

刚洗完,有点凉,湿湿的,酸酸的,女人应该在小李会计洗逼时已经有了感觉,分泌了一些淫水。我没有理会女人的反应,把嘴凑了上去,对着阴道口吸吮着,就像吸着骨棒里的骨髓。

女人死命的扭着大屁股,嘴里不停的喊着不要,小李会计只负责把住双腿,有点欣赏的看着女人惊恐的表情,他知道,过了这一次,这个女人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良家妇女向荡妇的兑变过程同样充满了残忍。

吸允了一会那个小小的洞口,我把女人的大小阴唇同时吃进了嘴里,轻轻的嚼着,大阴唇很肥的,我用牙咬着它往回拉,可能弄疼了春华,女人晃着头表示拒绝,舔着已经勃起的阴蒂,确实和小李会计说的一样,这就是一个肥逼,我的舌头里外的舔着,嘴裹着所有能裹住的东西,吸着所有能用上力气的部位,女人从刚开始的惊恐到了大声的呻吟,当我使劲的吸着已经涨成黑枣大小的阴蒂时,女人歇斯底里的喊着,虽然知道声音传不出去,小李会计还是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

我故意的用力吸吮着阴蒂,因为在我近距离的玩弄女人整个的阴部所有部位时,清楚的感到,这个地方就是女人的最敏感的地方,女人近乎颤抖的身体在我持续七八分钟的重重吸吮、轻轻撕咬和慢慢用力舔之下终于崩溃了,小李会计用力的把住了女人不断用力挣扎的双腿,肘部同时禁锢了女人挣扎的身体,接近十分钟的挣扎让女人仿佛用尽了力气,大口的喘着粗气,眼泪瞬间滑落,下身传来的阵阵瘙痒和麻木快感让她无法发泄,是心理的欲望无法发泄,她想使劲用手去抓她的逼,却感觉离得太远,想夹紧她自己的双腿,却被牢牢地分开,她像一只无助的待宰的小动物,放弃了所有的抵抗,被屠夫随意蹂躏,这是女人没到高潮的真实感受。

我抬起了头,知道女人现在的焦虑是阴道里的空虚和阴蒂的刺激造成的,早已了解女人结构的我在水仙和淑芳身上早已验证了,蹂捏阴蒂一段时间后,女人阴道大量分泌淫水,十分瘙痒,强烈渴望插入鸡巴解痒,我没有选择操进去,哪怕我的鸡巴已经坚硬如铁。

我伸出一根手指插进了眼看着正在蠕动的女人的逼,就是蠕动,手指虽然细小,但插进去的刹那,我能感觉到阴道的包裹,它本能的想夹紧入侵进它领地里的棍子,哪怕棍子细小。来回进出了几下,我又放入了一根手指,随着手指的来回进出,手指带出了大量的淫水,发出一阵的清香味道,不一会整个逼的部位一片湿润,肥逼明显的肿胀了起来,变大了,逼口很松,我又一起把剩下的两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大拇指按住阴蒂,余下四个手指在逼里使劲的挖着,没有丝毫的怜悯,这就是我的一个玩物,我在肆意的玩弄着这个女人的阴部。

啊~~~~~~~~

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嘶哑的持续着,因为我的手在持续的刺激着女人的逼,女人又爆发出了一丝的力量,拼命的想逃脱,但是,在两个男人面前,这只是无用的挣扎。

突然,春华的叫声戛然而止,嘴呈现出O型,喉咙传出呼呼的声音,眼睛睁的大大的,身子向前挺着,我和小李会计对视一眼,女人的高潮表现大同小异,在我摆弄了半个小时之后,春华在我的嘴的玩弄和手指的指奸之下,高潮了!

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女人瞬间软了起来,下身逼里面涌出了大量的淫水,我的手全都是粘粘的淫水,滑滑的,像是女人身体里释放出的精华,闪着亮光。

继续来,一次把她干透!小李会计有点恶狠狠的说。

好,你先来。我休息一下。虽然用手用嘴,因为春华反抗,我的体力也有消耗,另外看着小李会计涨的发紫的鸡巴,我决定让他先干这个女人。再说被我四根手指撑开的逼已经松了,我估计小李会计想要射出来至少要抽插七八百下吧。我不无恶意的想着。

虽然鸡巴没操进女人的逼里,但我居然没有太多的欲望,这次来只不过想尝试一下用嘴干女人的感觉,看着眼前的女人,回想着肆意玩弄的肥逼,我有点想去操水仙和淑芳的逼了,明显这两个女人的逼要比春华的品质要高的多。

小李会计在女人身上着实的干了四十多分钟,宽松的逼没有给他带来多少的压迫感,而且高潮之后的逼里面一直在出着水,胖女人水确实的多,这又印证了铁牛的一个说法。泡在水里的鸡巴有种不着力的感觉,终于在春华大声呻吟中,小李会计射了进去。

大口的出了口气,看着同样喘着粗气的女人,小李会计使劲的拍了拍女人被操过还在水叽叽的肥逼。

嫂子,一百个人都干不动你。小李会计感慨着,女人的脸瞬间又红了。

第一次剧烈的被操,哪怕春华骨架很大,也实在是没力气起身了,其实最费力气的是我的那一下口活,她的挣扎几乎耗尽了她的力气。

我们穿上衣服时,女人勉强起身,我们走了她必须要关门,男人走之前说吃中饭时回来,这才九十点钟,完事的早了,虽然那个半大小子用嘴和手玩自己很难受,但是下面喷了以后,那种舒服劲也是从没有的,农村的女人很少有在日常的性生活中达到高潮的,这跟鸡巴大小时间长短没有直接的原因,关键的理由是平淡的生活和一成不变的操逼方式让一切都那么的没有刺激,性高潮来源于刺激。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
发新帖